本来是来找粮吃的杂食生物表示很不耐烦,各位太太大佬巨佬,一呼符出过你他妈的真的好棒棒哦,但是能不能别在所有知道的社交软件上注册账号就为了发一个破图?找tag本来为了在冷坑吃粮然后每次就日常被图刷屏,讲道理出卡晒晒晒怎么就不见您晒满破呢,我也是吃鲸,点进去全是只有一条晒卡“文章”的小号
顺手拉黑了。
烦的要命,抽到没爱不练麻烦去玩fgowiki的模拟抽卡
毕竟石头号也是要五块一个的
口合口合

【阿拉什保护协会】
他笑的像个孩子.jpg
是真的像个孩子啊!!!
辣么灿烂的笑容老是派他去安拉胡阿克巴真的好吗总觉得会败人品...
总觉得...
跟自己的...
良心过不去「拍了拍我厚实的胸膛,狗屎,还行」
算了光炮辣么多干嘛老是让人家自爆
【既然如此那把你仓库里打算加宝具的一排大英雄放生(卖掉)啊】
我这不是还在混沌恶和混沌善之间徘徊吗...
「等到二闪吃饱了我就【——】」

我的内心满是波动,甚至想睡了这个暴娇王



来啊快活啊来只给我看你的宝♂贝啊w

送号
Ios 国服



妈个鸡,上次发了一堆字都奇异的消失了....

本着试毒的兴致抽了一个石头号,然后发现为毛只有我的闪闪池毒成一匹狗了....
自己有大号照顾,所以把这个号送出
淘宝石头号,拿到请自己改资料

献给兄弟粉,单人粉,以及印度骨科粉,感谢各位太太投食wwwww

账号noisyexpo
密码请私信

不求养,求别倒卖,卖不了几个钱,喜欢的自己留着就好,顺便求拿到手别把卡卖了什么的....大过年的就别报复社会了吧

600多石头才出的闪闪,我们到底八字有多不合啊喂...我跟孔明跟呆毛王的相性都比他好所以说我果然是混沌善啊...

对不起,民调那个坑在下是填不上了,勉传弃文了,非常抱歉,实在接受不了这个设定,是我太玻璃心了。
最后说一句实在是抱歉,虽然没什么人在乎,但是在我心里民调局只有一个本传和后传。
伤心,老吴你永远是我心里的白月光【哭泣

【文野乙女向】【中原中也X你】(3)和前辈一起从Niagara Fall顶端跳下去是福尔摩斯的浪漫

从昨夜到今天不管是哪一件事都超出了人类所认知的‘常理’,但是又微妙的符合‘异能力’这种满街风传的都市传说,你在自己的知识范围内做出了合理的推断。

 

同时了认知到了整件事的不寻常之处,并非是偶然,接触到的更像是一张绵密的而冰冷的网

 

异能力者的争斗,而被迫卷进整件事的你,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一只白色绵羊——在离群而居的黑色羊群中

 

异常既平常,平常既异常。

 

“哈,这不是当然的吗!你的脑子被这边的异能力者漏过去了吗?”

 

你被坐在角落的中原中也吓了一跳,虽然说有点迟钝是你的错但是...

 

就因为这个生气了吗!

 

“对,对不起啊前辈”你小声说道,轻手轻脚的翻下床,拉开厚重的窗帘

 

窗外是更加寒冷的景色,大雪和灰蒙蒙的天色明确无误的告诉你这里和N市的地理差距

 

你还是穿着那天的衣服,上面还有清晰可见的血污,看来昨天真的被压扁了...虽然本人对这种会造成巨大心理阴影的事件毫无回忆是件好事...

 

那天你死死攥着他的裤腿,那么中原中也...

 

你回头看去,他一脸不爽的拿着帽子,一条裤腿下露出帮助固定的石膏块

 

你瞬间明白他生气的原因了

 

“要不是你死死的抓住我,我可是能飞到天花板上避祸的啊...”前辈带着可怕的笑容说道

 

可是事到如今一句对不起能解决什么呢,你硬着头皮在可怕的杀气中想到

 

“我这样的重伤都能瞬间治好的话,为什么前辈偏偏要拖着一条断腿呢?”你突然问道

 

“什么?难道是我想断着一条腿的吗!”你在意识到自己语气的不妥的时候,中原前辈看起来好像已经要爆炸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你瑟瑟发抖的时候,濒临爆发边缘的那个男人握着扶手边缘又安静下来

 

“...因为要牵制一个能力惊人的异能力者的话,一般人都会想到先让他那个弱的惊人的搭档活下来,再抓起来做为筹码吧?”

 

你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本体的伤在不危及性命的情况下更是越重越好吧?为了更好的控制我,这有什么不对吗?”

 

“有...”你像是在课堂上提问一样举起手来

 

问题太多简直不知从何提起了好吗!

 

“我什么时候变成...前辈的搭档的?”

 

椅子上坐着的男人带着满满的恶意:“刚才啊,在你醒来之前。”

 

“我告诉他们你带着港口黑手党关于这次交易的具体数据,各种各样的密码之类的。”

 

等下,什么黑手党,交易又是什么?

 

你跳起来就往外跑

 

我一个小屁民,怎么就变成了黑帮的手下呢,我也不是谦虚...总的来说在事情搞大之前我得冲出去说清楚啊!

 

你三步做两步冲到门口,开门之前,又像是触电一样向后退了两步

 

“唔,看来你还不蠢嘛。”

 

身后的那位黑手党这样说道

 

慌忙的冲出去,将所有实话一股脑的倒出来,证明自己是一个完全无辜的路过群众,然而这样真的能把你从险恶的困局当中拯救出来吗?

 

“让人消失的方法有很多,我们偏向于填海...”冷漠的声音响起

 

冷汗一下从背后渗了出来,黑色的绵羊尚且在白色的羊群中伪装自己,而在黑色的羊群中将自己完全暴露出来的白羊...会被当做祭品,人间‘消失’掉...吧?

 

你机械的转过头去,拖了张椅子在他对面规规矩矩的坐下

 

无知者无罪,而无罪之人在罪的国度大概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那么你听好了我要说的东西,大概能在今晚的晚宴上保住你一条小命...”

深蓝色的瞳孔里闪过锐利的光泽,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肆意妄为的笑容。

————————

黑色绵羊:black sheep,跟白色羊群不一样的家伙,一般做害群之马解,但是这个地方引申一下

写出来没人喜欢就连lofter都不让我发_(:з」∠)_,明明就算没人点心但是也不雷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就是完全写不出感情线吗我做错了什么lof你说啊你说啊我不服【。


【文野乙女向】【中原中也X你】(2)和前辈一起从Niagara Fall顶端跳下去是福尔摩斯的浪漫

昏暗的,带着酒店里独特的消毒水气味,非常适合再合一会眼的氛围。

你从嗓子里呼出一口酒气,在黑暗中打了个清晰明了的嗝儿,伸手撩起碍人的裙子下摆打算再睡一会

 

在什么角落里,有人轻轻的咳了一声。

 

让人无法忽视的衣料摩擦声再不能明显的表示这房间里还有另一个活物。

就是这样礼貌的提醒把轻飘飘又模糊的梦境戳破了——

 

如露亦如电一样的回忆,还在一跳一跳着疼的脑袋都在提醒你,在这之前发生的,像具现化了的魔法世界一样的荒诞场面——

 

(在打电话向公司请示之后)本着公款吃喝外加下一次来这种牛逼哄哄的地方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概念,你首先来了一份香草小羊排,蹭着中原前辈的酒,看着左右前后衣香鬓影的成功人士竟有种融入了上流社会的感觉...

 

错觉。

 

前辈默默的喝着闷酒,拒绝和你说话

 

酒逢千杯无知己。

 

跟我这样的穷人讨论柏图斯的年份口感还有葡萄藤什么的有意义吗!我为什么要知道土里的微量元素和葡萄藤的生长发育的关系又不是愤怒的葡萄的作者君!

 

虽然在倒酒的时候嘴边莫名溜出一句听起来很像是行家的话

但那种程度只是在旅游杂志上随便看见的吧...

 

连你自己都不想追究所谓的信息来源了,反而脑子里是充斥着溢出的吐槽感

在好几次追问无果的情况下中原中也果断开始了放置play...

 

也就是一个人欣赏着暗红色的酒液在杯中微微摇晃的涟漪,左手边是N市明朗的夜景,右边是恰到好处的氛围,对面是一个埋头苦吃的你...

 

端正的吃完了一份正餐,你装作注视着窗外的夜景实则正在检查口红的残余量

 

透过玻璃,手机屏幕,以至于身上任何能够反光的物体观察都是能够获取对方准确信息又不容易被察觉的好手段——

 

在过于温暖的室内有些昏沉的脑子里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

 

啊,在这种时候回忆什么防狼手册的准则啊...

 

你端起阔口杯摇了摇,掩饰一般的抿了一口,直视的视线被带着弧度的介质模糊,坐在对面的中原前辈正在注视着窗外,深蓝色的瞳孔像是什么无机质的结晶一般,凯尔特人标志性发色的半马尾在微微敞开的衣领里露出些许

 

可恶,前辈好帅///

 

不知道什么时候酒已经喝完了,大概是太容易上头的缘故,你的脸烧的很红

 

两个人的酒杯几乎是同时落在了桌子上

 

毫不掩饰的直视的目光,太过明显的疑问意味

 

你正打算随便说点什么来化解尴尬的时候,中原中也推开椅子,缓慢的站了起来。

 

“哈,终于来了啊——”他将手套缓慢摘下,露出了下飞机后第一个真实的表情

 

你不知所措的也跟着站起来

 

异变突生

 

暧昧不清的光影散去,白烤漆的钢琴像是什么诡异的骨架,音乐突兀的停止了,又或者从未响起过——

 

周遭的一切像是被水浇透的宣纸灯罩,你连连后退,鞋跟靠上墙边,裸露的后背在雪前的空气中泛起令人不快的刺激感

 

你的背后空无一物,透明的坚实墙壁消失了,在将近20层的高度,你无意识的向身后的深渊张开五指,令人眩晕的景色无可避免的像你飞速靠近——

 

提问:当你从20层楼高的地方掉下来,你会想些什么?

 

呼吸困难?心跳加快?肾上腺素已经挽救不了你的结局了,大概会死的比奇异博士里的古一还惨,时间在眼中无比缓慢的滑过,微小的雪花在空气中缓慢的漂浮着——

 

你像一个被无数细线挽着的人偶,以一种奇特的姿势固定在了空中,雪花缓慢飘过你的脸颊向下落去,然后你伸手捞起了同样漂浮在空中的一只高跟鞋...

 

一股拉力并不温柔的将你向后拖去,眩晕感散去,你跪在餐厅地面死死的——

 

攥住了前辈的裤腿。

 

中原中也一只手还插在衣袋里,另一只手微微抬起,周遭一切有形之物就像是被一股巨力粗鲁的揉成了一团挡在他的身前

 

你背后的金属发出了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你猛的扭头,发现原本用来固定玻璃的钢架已经向内弯折出一个相当危险的角度

 

“等...等一下,前辈!”

 

你不知道是抱着头趴下还是干脆的抛弃逃生指南抱紧这个看起来很像是万磁王小号的人的大腿,脖子拼命的向后扭去

 

钢筋,承重钢筋要断了!

 

在那一瞬间,离你们最近,承受了过多重量的钢架发出了最后一声叹息,断成两截在异引力点的牵引下朝你(们)直直的倒下

 

在这命运的恶作剧下,你下意识的向后倒去眼前一黑——

 

然后眼睛一闭一睁,天就亮了...

 

你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确认自己的每一块骨头还在原来的位置,但这根本就不对,被那种几吨重的钢材砸中的话,应该会瞬间变成一团夹杂着骨头渣子的人形饺子馅...

 

你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和手,皮肤甚至变好了,好似做了个全身spa。

 

“前辈,是异能力者吧”


【文野乙女向】【中原中也】(1)和前辈一起从Niagara Fall顶端跳下去是福尔摩斯的浪漫

超小的彩蛋,向江南老贼致敬。

PS:想想看凯撒加图索家那种权势啊喂,大家都是黑手党,柏图斯那种酒一瓶也就1w刀出头差不多 十万人民币不到中也你为什么会觉得贵到眼珠子都要出来的地步啊_(:з」∠)_...还是说我对眼珠子都要出来的地步不是很理解??? ...BUGBUGBUGBUGBUG)

 

顶着初冬微白的晨光,两人走进错综复杂又四面通风的复合式停车场

“那么,前辈——”

女孩理所应当的坐进Panamera的驾驶座,中原中也心情复杂的看着即使在这种完美的伏击地形依旧目不斜视迈着正步的实习生,环顾一周之后也坐了进来

 

“会议的安排是在——今天的下午六点,天已经快亮了,按照堵车时间来计算的话,到Ritz Carlton 下榻之前刚好来得及吃一顿早饭。”

 

少女拉扯着安全带,眼睛里闪烁着类似于星星一样的光

“前辈,不嫌失礼的话请务必让我带您接风洗尘吧~”

还请务必放过我这个小实习生啊中原前辈!

 

中原中也看着她近乎双手合十的动作,脑内凌乱的线索拼在了一起

【会议——当然是没有的,他第二次踏足这异国的土地只是为了支援某个占年收入额相当比例的贸易活动而已,民用飞机,明显是‘圈外人’的实习生...那么这个实习生,也是黑手党惯用的,对付执法者的饵...吗?】

 

“嗯,” 透过车窗,中原中也取下礼帽捏在手里,注视着后视镜露出一个恰如其分(不那么狰狞)的表情

“那么就拜托了。”

 

Panamera极佳的降噪体验,失去了日常嗡嗡起伏的白噪音,少女有点不安的打开音响,爱尔兰女歌手的声音像是泛着白沫的温柔的退潮一样漫漫的起伏着: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

“前辈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她有点紧张的瞥了一眼右边的后视镜

那个男人一手将帽子盖在胸前,目光低垂,黛蓝色的瞳孔因为突如其来的提问转向她这一边

 

她吞了口口水,打定主意再也不要往那边看任何一眼,以免心率过高-出驾驶事故

 

【Crue fate has put an end to his growing——】

“Masa...不,Per se吧,Per se的酒还算不错”

中原中也在副驾驶座上露出了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容

 

驾驶座上传来一个有点虚弱的声音

“前辈...那两家的话,您有预约吗?”

“嗯?当然有啊——”

 

副驾驶上传来了大概是人生中最可恨的,理所应当的声音——

混蛋,预约了米其林三星这种和平民生活绝缘的地方就应该在后辈请客之前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啊!

少女的面色微不可见的变的狰狞起来,指甲愤怒的戳进真皮方向盘套里

 

“后辈君,穿着这样的运动鞋会在门口被拦下来的。”

女孩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崭新的小白鞋,再抬头时差点闯了个红灯,可见副驾驶太过讨嫌是导致车祸发生率提高的重要原因之一的说法大概很是正确——

 

一阵不轻不重的前摇感,后座上传来了纸袋翻倒的声音,一套完整的小礼服恰如其分的铺在了扶手箱上,中原中也默默的收回了被刺绣裙摆覆盖的手背。

 

 

 

纸簌簌的声音,还有鞋盒压着空气发出一声昏沉的闷响

气氛变得微妙的尴尬起来,在那之后,经过了漫长的过桥,隧道,堵车之后,少女脱下外套,头也不回的拎着装着正装袋子冲进了某个服装店。

 

车厢里残留着一点微末的香气,中原中也捻了捻头发,突然伸手在那件外套里扒拉出一张小纸片,随意瞥了一眼

 

——一张崭新的,不带折痕的价标,没有任何水洗的痕迹,清晰而整洁的,被粗暴的揉成一团塞进了口袋里


【文野乙女向】【中原中也】(序)和前辈一起从Niagara Fall顶端跳下去是福尔摩斯的浪漫

1.题目意识流,第二人称写作

2.小姐姐没有名字,智商正常的普通人,并不阳光

3.并不苏,一个智商正常的中原先生

4.地点:太平洋彼岸,M国

(5和6在后面)

————————

凌晨 5:00AM 某JFK 某Terminal

 

机场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经纬度的交界点。

这就意味着,在任意的时间点上,作为与海外世界沟通的终端,外部的候机大厅永远会有小猫两三只游荡——

中原中也拿着特制的行李箱,跟在精疲力尽的人群后走出通道。

和脖子上挂着U型枕,蓬头垢面精神萎靡,背包后还挂着般若面,斗笠,折扇或者什么奇怪装饰品的M国人不同,他神色冷静,步距适中不缓不慢,穿着笔挺整洁的三件套,路过通风口的时候还闲适的扶了一下帽檐

零零散散的接机群众扫过他的目光大致都透露出这个信息

在M国这种“若合我意,一切皆好”穿衣主义下,这家伙

一定是英国佬吧...

不带恶意的,陌生的,没有趣味的目光散去之后,中原中也注意到了那个-有着棉花糖似的柔软的刘海的大女孩:

短大衣,深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很干净,深栗色半长的头发,同色系的瞳孔在他和手机上来回切换视线,身量已经长大了,但眼睛里还带着一点大孩子似的通透——

她终于确认了什么,带着不熟练的职场笑容和敬语朝他挥手:

“呀,中原,前辈,晚上好啊,想去哪里,想吃什么?坐车这边走哦——”

“......”

“我说你...分部没有任何安排吗?”

“Sorry,我是intern哦,前辈要不要试试看打负责人的电话呢?”

走在前面的小实习生头也不回的玩着手机说道

“......”摘掉手套,电容屏亮起

“喔!”前面的女孩突然停下,“打错了吧,不认识的号码呢...”按掉

中原中也带着某种预感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红色断线标志闪烁不断。

“抱歉,那是我的——”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看着实习生惊慌失措的掏出手机确认,看着她习惯性的将深栗色鬓发夹到耳后,中原中也敏锐的注意到她不经意抿起嘴角的时候耳朵悄悄的变红了

【现在社会上的年轻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大人和未来侦探社社长在异时空心有灵犀的发出了相同的感慨

女孩似乎不仅确认(并储存)了他的暂用号码,而且还偷偷的打开了邮件,一番折腾之后,中原中也不动声色的注意到她尽量不引人注意的将手伸进了口袋

他略微松了松手腕

女孩将手机滑进衣袋里,局促在SuperDry的大衣上擦了擦手,异常僵硬似的弯下腰,脊骨似乎发出了一阵摩擦不良的声音:

“啊...非,非常抱歉!中原中也前辈!关于您来分部莅临指导,真是不胜感激,那个...我就是您这一次活动接待的负责人,我叫——”

看着面前这个穿着整齐,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但是连西装裤的裤缝都笔挺的男人,你被自己(不如说是大佬的威严)压弯的脊梁不觉隐隐作痛,为什么每天早上都不记得检查邮箱*,为什么不到死线就拒绝诈尸,就算好不容易拿到了BF*外贸公司的实习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最重要的事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本部来的大人物会轮到你一个实·习·生·来·接·待·啊!

明明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算行程计划书已经附在邮件里但是也完全没有做具体调查...

仿佛看到了实习期过去打包滚蛋的命运——

“还请...多多指教”

你伸出去的手有点儿发抖,视线里那只脱去手套的手食指无意识的在拉杆上敲一下,一下,跟你一路飙升的心率交叉相错

好像已经到了22世纪,那个男人用着适合的力道握住了你的手,指腹带着几个厚重的茧子,干燥而温暖

“那么就请多指教了,后·辈·君”


 ————————

注:intern 实习生

SuperDry 日本在美国一个性价比挺高的衣服牌子...跟优衣库差不多

检查邮箱:美国很多沟通交流都是使用的email,一般留学生都会养成每天早晨检查邮箱的习惯

BF外贸什么的:Board Mafia的皮包公司_(:з」∠)_

 


5.可恶啊小说3和2里没找到中也的片段,只有漫画和动画看的我心惊胆战很难过啊

6.OOC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想说中原先生年纪轻轻能混上干部能说明很多问题,首先他是一个有智商的人,其次不会莫名其妙的跟一个陌生人突然亲近

7.本来每一更至少3000+但是人上了年纪就想偷懒,这篇中长剧情向,上了年纪想的事情就太现实了无法苏起来很难过...